东胜王朝之中,本有太祖遗训,异姓不得封王。

三十年前,局势动荡,权臣当道,逼迫先帝,使之封王。

后来叛乱清除,领兵平叛者,便受封为王。

异姓不得封王的遗训,也便就此消了。

而东胜王朝目前的异姓王,仅有三位。

每一位都有大功于社稷。

包括这位陈王爷。

“来者不善啊。”

庄冥笑了声,又自嘲着说道:“说来也是,贩卖私盐这条路,一直以来都是能够聚敛大量钱财的,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当年朝廷清查私盐贩卖,百余官兵查得证物,被他派遣千余精兵围杀,数灭口,证物焚毁。此后,他又栽赃一伙流寇,诬陷为凶手,最后还被他得了一份歼灭悍匪的功劳……能够有这种手笔的人,也不会高看咱们这区区商贾之流。”

停顿了一下,庄冥说道:“不过,事已至此,场面上的功夫,还不能省,想必这边会准备给他接风洗尘,你准备一下,送他一份厚礼。”

白老迟疑道:“有用么?”

庄冥笑道:“利益上的结怨,以利益合作化解,按道理说,未必不成。”

另一种视觉的床上展示

说到这里,庄冥敲了敲桌面,沉吟着说道:“他能够得封异姓王,暗中稳住私盐的生意,本事是不小的。这样的人,眼界也应该不低,在许以重利之下,他或许会按捺住心中的不满与怨恨,为利益而合作,只不过……合作之事,向来是双方均等,我们要弱他许多,因此合作之事,实则也不好说,这一次,也只是试探而已。”

“试探?”白老略有不解。

“一般来说,此次送礼,是我示弱,请求和解。”庄冥平静道:“他若愿收,便代表此事能解。而他若不愿收,便代表他灭我之心,坚如金石,此事怕就难以平歇,只有庄氏商行倾塌,我庄冥身死,他方会罢手。”

“这……”白老心中一寒,但又听得公子所言深意,迟疑道:“一般来说?”

“世间万种人,人皆各不同,怎么说得定呢?”庄冥笑道:“照我吩咐去做,结果如何,回头报我得知。”

“是,公子。”白老应道。

——

午时。

根据庄冥的吩咐,霜灵凭借信物,取来了库藏中的一株灵芝。

这灵芝宛如伞状,通体色泽稍沉,大如圆盘。

“好了,先下去罢。”庄冥接过灵芝,摆了摆手。

“是,公子。”霜灵应了声,又不禁说道:“公子,这株灵芝,年份不低,须得入药,可不能就这么生生吞服了,而且,药效太盛,人怕受不住的。”

“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庄冥笑道:“这些药材,另有用处。”

“唔……”霜灵点了点头,缓缓退了出去。

“珍藏三年,今日终于得用。”

庄冥轻轻抛了抛,而左袖之中,探出一条“白蛇”来,淡白如云,双眸明亮,而蛇口微张,一缕白气宛如蛇信般吞吐。

天地之间,道生五行,五行而生万物。

世间万物,皆由五行衍化而生。

这一条幼龙,本体只是他的一缕太清之气,虚弱微末,便须得以五行之力,来助益生长,温养壮大,且要严格照《太虚清气化龙篇》的五行排序,来归分五行之气,避免差错。

灵芝性平,但毕竟生于土木之间,故而其中蕴藏之气,以土木二气为多。

庄冥库藏天材地宝不在少数,但第一次吞服炼化,便挑了这一株千年灵芝。

但下一次,便须得仔细挑选新的宝物了。

毕竟如今只是幼龙,而非蛟龙,正是根基初步奠定,五行须得均衡,不好太过偏颇,否则,五行失衡,即生弊病。

庄冥微微闭目,操纵幼龙,开始逐渐吞食炼化这一株灵芝。

“医书记载,灵芝性平,味苦,无毒,主胸中结,益心气,补中,增智慧。”

“我这幼龙,吞食灵芝,尽数炼化,增长自身。”

“这一株千年灵芝,花费了我不少银两,此刻看来,论起药效,倒是能胜过往常两个月药浴的效用,更不低于四十个昼夜里吸收日月精华的增益。”

“服下一株,六个时辰,也即是半天之内,便能彻底炼化!”

“幼龙一旦开口,只要天材地宝不缺,这成长的速度,比之于以往,堪称增长百倍!”

“要成长到堪比‘道印’三层的地步,耗时不会太长。”

“只是,成长容易,可想要蜕变化蛟,超脱世俗界限,堪比道门金丹高人,却还是遥遥无期。”

庄冥微微闭目,叹了一声,消去杂念,而专心致志,运使幼龙吞食灵芝,补益增长自身。

——

申末

太阳落山。

晚霞如焰,绚烂万分。

此刻庄冥,正在院中,躺在藤椅上,而幼龙缠绕在左袖之内,正在炼化那千年灵芝的药力。

“公子。”白老与陆合,一并前来。

“怎么?”庄冥坐直起身,说道:“见到那位陈王爷了?”

“见着了。”陆合低声道:“礼物,他已收了,只是……”

“只是不愿和解?”庄冥轻笑了声,问道。

“公子知道了?”陆合露出讶色,而白老也颇是惊异。

“也未出我意料之外。”庄冥看向白老,叹了声,说道:“先前我与你提过,一般来说,收礼与拒收,象征着两种态度。只不过,这位陈王爷,显然不按一般情况来,怕是十分难缠。”

“此人真是贪得无厌。”白老苦笑道:“他收了礼,老奴本以为此事可以和解,心中尚是欢喜,哪知他收礼之后,却翻脸不认人,只说庄氏商行迟早是他的,这份礼物也只是早一些时日,先到他的手中而已……”

“他收了礼,却不认账,仍要与我为难。”庄冥轻轻吐出口气,说道:“如此性情,又执掌这等权柄,接下来这段日子,恐怕庄氏商行,也不好过了。”

“公子。”陆合迟疑道:“现在……”

“且先稳住,不要妄动。”

庄冥微微抬手,说道:“我来想办法,与他周旋。”

他白手起家,以六年光景,耗费无数心力,才有了如今的庄氏商行。

而在其中,更不仅仅是他庄冥一人的功劳,更有如白老、陆合、白庆等人的血汗,以及卢洋等许多人的性命。

而且,如今幼龙才初开口,诸般天材地宝均已可用,日后更要聚敛大量钱财,搜罗更多的宝物。

这是他的修行之路,亦是长生之道!

无论是谁,想要毁灭或是夺取庄氏商行,便如断他长生之路!

此为杀身之仇!

厚颜一下哈

还在新书期内,刚刚换榜,盼着有个机会,去首页新书榜露个脸……榜单现在规则改变,跟打赏有点儿关联,所以希望喜欢的同学,能打赏个100起点币,也就是一块钱。

《太虚化龙篇》厚颜一下哈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b&太虚化龙篇&;/b&》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