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呀,有病?”李泽宇正要发火,却见孙大炮子拎着两瓶酒进了屋。

孙大炮子把酒丢到桌上,酒瓶晃了一圈差点倒下,幸好被唐魏扶住,孙达趴在则是气呼呼的又踢了凳子一脚,“我看到袁帅了,特么的还是那副怂货样子,让我一顿臭骂,笑嘻嘻的赔礼道歉,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又不能揍他……”

“赔礼道歉你生什么气?咱不都说了,袁帅是小人,不用理会!再说他也没敢跟我和杰森动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鹏哥,你是不知道,那小兔崽子真是不要脸啊,甭管我咋骂他,他又是赔礼又是陪笑,这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让我给他帮忙办事,你说他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哪有马仔找大哥当打手的?更何况他特么还不是我的马仔!”

“袁帅找你帮忙,让你给他当打手?那他脑袋可能真的让门框给夹了。”

李泽宇揉着被门撞得红肿的脑瓜门,还要上前安抚孙大炮子,“我听说朱神兵逃离青树县之后,袁帅不是跟赵辉混了吗?他咋不找赵辉帮忙?”

“所以我特么才生气呀,想当初我还混的时候,跟赵辉也算是平起平坐,真打起仗来他还得怕我几分,现在黄毛找我却不找赵辉,明显是瞧不起我,他肯定是觉得赵辉是老大,不好说话,这才打我的歪主意。”

见孙大炮子气的够呛,申大鹏也出言宽慰,“大炮子,你这话说对了,袁帅找你帮忙肯定没有好事,多半是憋着什么坏心眼,想要给你找麻烦呢!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你也没答应他。”

“我还答应他?我特么想打死他!他要是找我办正经事,再或者说,哪怕是找我跟哪个老大干一仗,那也算没小瞧我,他可倒好,整个什么英语老师给大老板当小三的狗屁事情,谁有闲心管那些你情我愿的下三滥……”

“英语老师给大老板当小三?这剧情放到电视剧里的确挺狗血,估计还得有原配捉奸在床、大闹学校校长室、原配和小三大战街头露闹市的续集吧?”

“哈哈!唐魏,你小子太有才了。”

唐魏、李泽宇、孙大炮子三人拿这事开起了玩笑,杰森搞不懂什么小三小五的,只是陪着看个笑话,只有申大鹏低头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草原牧马姑娘清爽动人

“行了,炮哥,别让操蛋的人影响了好心情,咱继续喝酒。”

唐魏刚刚拧开瓶盖,还没等往杯子里倒酒,包房门口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不等屋里的几人有所回应,房门就被轻轻推开了,一个年轻男生探头看看里面,当目光瞥见孙大炮子和申大鹏的时候,忽地露出虚伪的笑容,“哎呀,炮哥、鹏哥,这二楼包房我都快敲个遍了,你俩可让我好找啊!”

“袁帅?你小子还自己送上门来,你是真不怕挨揍,是吧?”

孙大炮子撸胳膊挽袖子,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霸气架势,大步冲着袁帅走去,他刚才在外面已经足够收敛脾气,才没动手揍袁帅,没想到袁帅居然跑到包房来,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挑衅,是可忍他叔也忍不了。

“哎!!炮哥,别冲动,我不是来惹你生气的。”

一见孙大炮子冲着自己走来,袁帅赶忙高举双手做投降状,只是右手拎着一瓶白酒,“我知道你爱喝酒,专门给你送来一瓶五粮液,估计是你喜欢的味。”

“送酒?好,酒我收下,你可以滚了。”

孙大炮子是讲究人,伸手不打笑脸人,自然也不会打送礼的人,更何况袁帅送来的是瓶价值几百块的五粮液,价格不重要,好酒才重要。

“炮哥,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才来求你呀,那个大老板在静湖市开矿的,有钱有势,我手下就十几个人,怕是斗不过他。”

“斗不过你就去找赵辉呗,你不是跟他混的嘛,咋地,他也怕出事啊?”

“炮哥,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够不够狠,辉哥的手下人是挺多,但谁能跟你手下兄弟比狠?要是动真格的打起来,有几个能打的过炮哥的兄弟们?”

求帮忙不成,袁帅改换溜须拍马的套路,说话的时候往屋里凑了凑,见孙大炮子并没有阻止,笑的更轻松了些,“炮哥,我以前也是跟你混的,帮你做过不少事,你就看在我忠心的份上就帮我这一次吧?我自己真的斗不过李彦军!”

“李彦军?”不等孙大炮子开口,申大鹏先一步质问,“恒兴矿业、资产过亿的李彦军?”

“对对,就是他,鹏哥你也听说孙颖……呃,孙老师的事情了?”

袁帅小碎步凑到申大鹏身边,讨好的点头哈腰,“李彦军太欺负人了,仗着有几个臭钱就欺负人,你也是孙老师的学生,不会看着她深陷狼窝虎穴吧?”

“果然是孙颖的事情。”

申大鹏眉头皱的更紧,刚刚他听孙大炮子提到英语老师、大老板、小三的话题,他就觉得可能跟孙颖有关,没想到真让他给猜中了。

转头看着袁帅急切的表情,看来袁帅这小子还是对孙颖贼心不死,否则又怎会如此担心,并且敢于跟一个大老板为敌,“到底怎么回事,说来听听,我们也好考虑到底要不要帮你。”

“我就知道鹏哥和炮哥讲义气,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袁帅刚要坐到椅子上,却被孙大炮子一脚踢开,“要讲故事拿凳子上一边讲去,这是我的位置!”

“好,好!”

见申大鹏和孙大炮子有可能答应帮忙,袁帅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才不会在乎坐在哪里,只要能达到预想的目的,哪怕让他蹲地上,他也绝无异议。

“先给这位外国友人说声抱歉啊,今天在滑雪场,我不知道你是炮哥、鹏哥的兄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别跟我一般见识哈。”

袁帅先跟杰森套套近乎,也等同于跟孙大炮子和申大鹏服软,求人嘛,总是要表明真诚的态度。

杰森并没在意袁帅的好意,他跟申大鹏两人对于袁帅的态度比较相似,反正都是与生活无关痛痒的人,完没必要浪费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