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数分钟后,载着土宫神乐等对策局精英作战人员的越野战车顺利的抵达了隅川大桥的入口。

“吱。”

司机停下车辆,所有人都穿好雨衣走了下来。

“这该死的天气。”某名战士抬头看了眼乌云笼罩且雨水不停的天空,满是不爽的咒骂了一句。

“给结界班的人发信号,看看他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新消息。”岩端晃司没有理会队员的抱怨,扭头冲一旁的帝京子吩咐道。

“是。”帝京子没有迟疑,立刻掏出工具打了开。

瞬时,微弱的红光绽放,某种特殊的波动向四周扩散了开来……

也就片刻,一名同样身穿雨衣,手持红光警戒棒的男子就从一侧走了出来,快步跑到了岩端晃司等人的面前。

“你们好,我是结界班的山下。”

“辛苦了,我是对策局直属对策室的作战分队的队长岩端晃司,有什么发现吗?”岩端晃司作为队长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直接开口询问道。

作战耽误不得,可没那么多的悠闲时间用来寒暄。

“有一些。”接着也不卖关子,直接了当的回答道“通过我们的多方观察,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本次的灾害主体是标记名为雨女的C类妖怪。”

夏日纯美小女生

“雨女?那不是一般在伊豆半岛内活动的特型妖怪么?怎么会出现在东京?”在对策局呆的时间长了,也不是对这些妖魔鬼怪一窍不知的他满心疑惑的嘀咕道。

“因为你说的那只是源头之一,在伊豆半岛之外,古时的江户和其他地区其实也有相应的雨女传说流传,所以虽然比较稀少,但也并不是没有雨女在伊豆半岛地区之外活动的记录。”一旁的帝京子出言解释道。

“桥上只有雨女吗?”岩端晃司待他们说完后,再次朝结界班的人问道。

“桥上的确只有雨女存在,不过在桥下的水中,似乎还有其他的水生妖怪活动。”

“似乎?”

“因为我们只侦测到了类似妖怪的灵波反馈,但却一直没有看到有妖怪出现,因此只是怀疑。”山下解释道。

“那就当他们存在好了,省着等战斗打起来后,因为忽略了它们而出现危险。”岩端晃司决定道。跟着又问道“还有其他情况吗?”

“暂时就这些。”

“那好,所有人都有,立刻检查随身武器和作战工具,五分钟之后,我们上桥!”

“是。”

……

在紧张和糟糕的天气中,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流淌而过,然后岩端晃司等人也不再迟疑,一整身上的雨衣,便抓着武器埋头冲了出去,冲上了此时早已经被完封锁,只有雨女一妖存在的隅川大桥,步伐飞快,向着雨女所在的位置急奔而去,也就片刻,就赶到了雨女附近。

而后岩端晃司等人放慢脚步,进入到了临战状态。

一米。

两米。

三米。

慢慢的,雨女的身形清晰的出现在了岩端晃司等人的眼中——

一身浅碧色的和服羽织包裹着女人玲珑的躯体,上面绘着深蓝色的海浪纹,但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如此,给人一种波浪正在滚动的感觉,大片的水汽在女人的脚下及周围弥漫,衬托着她即朦胧又虚幻。

肩上是由芦苇和蒿草编制的老式雨披,上面有点点水珠不停垂落,摔打进女人脚下的水汽云雾当中,溅起道道的涟漪。

执伞、肃立,站在隅川大桥一侧的防坠护栏前遥遥的眺望着远方,如同正在期盼丈夫归家的女人一般,让人不忍打扰和破坏。

人形,梳着古旧的日式团发,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情况,以及她身上所呈现出的那些异常,几乎没有人会能够想到,这样一位如此柔弱的传统女性会是传说中的杀人妖怪——雨女。

起码二村剑辅在看到她时,很难生出战斗的想法。

但却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此时此刻战斗与否可不由他说的算!

何况人妖殊途,就算他不想,在职责以及更多人的安危面前也没有他发圣母心的余地,所以也只能收敛起心中多余的感情,让自己冷静下来。

“晃司队长。”二村剑辅轻声呼唤道。

“先集中火力打一把,不行,再换战斗方式。”岩端晃司立刻道“所有人!”

随即所有人拿起组织配发或是自己要求组织改造出的专属热武器,子弹上膛,将枪口指向了前方数十米开外的雨女。

至于更近?

他们可不想送死。

“攻击!”

而后岩端晃司率先勾动扳机,对着雨女射出了密集的子弹。

“哒哒哒哒哒哒哒……”

无数的子弹形成弹幕,如万千火光,于一瞬间飞射到了雨

女的身边,跟着命中,激打出了一片片水花,转眼间就将雨女撕碎,变作漫天的雨水崩散开来。

“成功了?”某名队员怀疑道。

“小心警戒!”作战经验丰富,知道能评上A级,或潜在A级的灵灾灾害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不由出声提醒道。

只是速度还是慢了一些,因为下一刻,万千雨滴就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如同之前他们射向雨女的弹幕,噼里啪啦的砸在了他们身上。

“啊!!!”

瞬时,所有成员吃痛,纷纷惨叫了起来……

然后死亡。

当然,这是指那些运气比较糟糕,直接被雨水命中了致命要害的,至于其他人,因为身上的防护服还有各自的反应防御,虽说也不是完没有受伤,却也不至于立刻死在当场,还有能力进行躲避和反击。

比如土宫神乐,有着杀生石在身的她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死掉,所以下一秒钟,灵兽白叡便猛的从她背后的虚空穿梭而出,如同飞升之龙,笔直的向半空中的雨女咬了过去。

雨女表情微变,再次化身雨水崩散了开来。

雨女的攻击随之暂停,让岩端晃司等人得以重新调整状态,以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虽说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可能会集体交代在这里……

但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毕竟A级灵灾存在的本身就代表着极端的危险,讨伐它拥有失败乃至队葬送的可能,就如同当初,他们奉命去讨伐黑化的谏山黄泉一样,要不是后者留了手,他们队除土宫神乐外,估计早就已经灭进而重新组建了。

“这种天气,可不是讨伐雨女的好时候啊。”接着,岩端晃司看着满身鲜血的自己和幸存下来的队员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