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力破巧!"

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

但事实上,也是最难的方式。

因为这对"力"的要求很大很大。

不过,甄安静不怕。

她别的东西没有,力气倒是一大把。

毕竟继承了陈遇的一半根基嘛。

这就是她最大的本钱!

所以现在的她,无所畏惧。

说出那番话来的时候,也是信心满满。

不过这句话没有压低声音,被那三名大宗师听到了。

于是不屑的冷笑声,悠悠回荡起来。

小清新马尾女孩的甜美笑容

娇媚女人娇滴滴地说道"呵呵,看来我们被小看了呢。"

魁梧男人点头,只吐出两个字"无知。"

枯槁老头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小辈,你会为你的狂妄而付出代价。"

甄安静扭了扭手腕,然后朝最前面的老头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三个,一人一句,太啰嗦了。"

"哎呦,这小姑娘说我们啰嗦诶,该怎么办?"

"杀!"

"好了,动手吧。"

三个大宗师,交换了一下眼神。

随即,气息升腾而起。

从三个方位,互相呼应。

甄安静顿时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压力。

像山峰一样,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哼!"

甄安静冷哼一声,抖了抖肩膀。

那股压力被当场震散。

娇艳女人轻笑道"有点小意思哦。"

老人冷冷地说道"但也仅此而已。"

魁梧男人低喝一声"杀!"

他率先冲上。

一步一步。

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

很快,来到甄安静面前。

一拳轰出。

气势惊人。

竟然是选择硬碰硬。

甄安静无所畏惧,也是一拳轰出。

"砰!"

两个拳头碰撞。

无形气机激荡四方。

地面也微微震动。

甄安静的拳头比较娇小。

却爆出十分恐怖的力量

磅礴汹涌,源源不绝。

魁梧男人的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悚。

其余两人也凝重地皱起眉头。

枯槁老头低喝道"阵转!"

抬手,划了个虚圆。

娇艳女人也随之呼应。

两人的气息像有生命一样,流到魁梧男人体内。

三人的力量汇聚在一处。

魁梧男人的手臂顿时鼓胀起来。

"杀!"

男人咬牙,更强的力量涌出。

想要凭借力量,彻底把甄安静压倒。

可惜,他想得太天真了。

甄安静继承了陈遇的一半根基。

那一份根基之强,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就算是先天级别的强者亲临,也不可能在纯粹的力量上压倒甄安静。

何况是三个大宗师?

别说三个了,就算是三十个,来了也不够看啊。

甄安静表情冷冽,低哼一声。

体内的力量,再传送到手臂上。

轰隆!

气机再次炸裂。

魁梧男人扛不住了,连连后退。

那条手臂呈现诡异的形状。

已经扭曲了。

娇艳女人和枯槁老人见状,神色惊变。

"怎么可能?"

"她竟然可以挡住我们经过三才阵融合的力量?"

惊愕之间,甄安静不依不饶,再次冲上。

枯槁老人一咬牙,冲上。

娇艳女人的脸色稍微变幻,也冲来上去。

魁梧男人也刹停脚步,用剩下来的一条手臂,展开新的攻势。

……

另一边。

陈遇正在观战。

这时,两个男人来到他的身边。

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都是大宗师修为。

比起围攻甄安静的那三人,丝毫不差。

他们一左一右,夹住了陈遇。

陈遇哑然一笑,问道"你们不去帮忙吗?"

瘦子冷笑道"那三人对付你的同伴,已经足够。"

胖子说道"而我们两个的人物,是对付你。"

陈遇摇头道"你们啊,想得太天真了。"

瘦子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胖子低喝道"快说!"

陈遇笑道"第一,那三个人对付甄吵,一点都不够,反而差得远。"

"放屁!"

"笑话!"

一人一句。

陈遇耸耸肩,笑道"第二嘛,你们两个也对付不了我。"

"还是放屁!"

"狂妄!"

胖子和瘦子都怒了。

踏步之间,逼了上来。

大宗师修为,浩浩荡荡。

快要实质化的罡气,也将陈遇锁定。

"去死!"

"死!"

两人同时动攻势。

胖子攻左边。

瘦子攻右边。

配合默契。

陈遇却摇摇头,轻声道"世上总有愚人,拥有着迷之自信,从不愿意听取他人的真诚话语。"

说着,身体轻轻一震。

气机束缚被挣脱了。

陈遇猛地出手。

后而先至,抓住了瘦子的手臂。

瘦子悚然一惊,想要抽身。

可陈遇的手犹如铁钳一样,把他牢牢抓住。

无论他怎样挣扎,都无法撼动分毫。

陈遇淡淡道"你们——太弱了。"

随即,五指合拢。

瘦子的手臂被捏碎。

"啊——"

瘦子出惨叫。

另一边的胖子见状,勃然大怒。

"放开他!"

伴随怒吼,庞大的身躯已经冲至。

陈遇猛地一扯瘦子的手臂。

瘦子整个人都被扯动。

然后身不由自地砸向胖子。

胖子不愿意伤害队友,当场被砸了个正着。

两人摔翻在一起。

陈遇再抬起手臂。

五指摊开。

胖子和瘦子同时从地上跳起。

怒火燃烧了他们的理智。

浓浓的杀意,扑面而来。

"小子,你找死!"

"死!"

两人悍然出手。

但是——

"五指扣风云!"

抬起的手掌上,五根手指霎时弯曲。

像是扣住了虚空中的无形丝线。

胖子和瘦子的身形戛然而止。

连浩浩荡荡的罡气也被消泯于无形。

"这是——"

"我动不了啦!"

两人同时僵硬在原地。

使出吃奶的力气,却无法移动自己的手脚。

在这一刻,四肢百骸,好像都不属于他们自己了。

瘦子惊恐地转动眼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也悚然道"你用了什么妖法?"

陈遇呵呵一笑"不是妖法,而是道术。"

"道术?"

"没错,关于灵力的小小运用。然后是——弹指断长生!"

说罢,弯曲的五根手指,陡然弹起。

胖子和瘦子两人同时出痛苦的闷哼。

然后像被几吨重的铁锤砸中一样,飞了出去。

身体在空中滑行。

鲜血更是从嘴里喷出。

留下两团猩红刺目的血雾。

令人触目惊心!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