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的路程,迟小厉一直被某件事困扰。

在毁掉魔法阵的过程中,因为没有提前防范,直到魔法阵消灭殆尽时,迟小厉才发现自己似乎触发了某种传递魔法,将魔法阵被毁的消息传达至未知的一个地方。等他张开空间魔法拦截时,传递魔法已经超出了探知范围,最后也只是徒劳无功。

为自己麻痹大意懊恼的同时,迟小厉也有些好奇,作为魔法阵主人的安琪拉身死的当下,这个传递魔法的去向又是何处?

或许自己的不小心,已经惊动了某些藏在黑幕之后的猛兽。

迟小厉倒不怕被找上门,他唯一担心的是,真正操控魔法阵的幕后黑手会提高警觉,甚至不惜代价抢在自己之前回收剩余的魔法阵。就像西南小镇遇到的两个天级异人,在安琪拉死后没多久便行动起来,费劲千辛万苦、越过大半个库曼来到利亚,要说两者之间没有关系,迟小厉是不信的。

不过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对方似乎只能被动接收魔法阵传回的消息,无法主动探测魔法阵所在地,那两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北部山区转了两天的异人便是最好证明,这便给了迟小厉较为宽裕的时间。

将剩下的肉塞进嘴里,迟小厉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向少女招呼一声,将半路遇到的一伙劫匪“孝敬”的地龙牵来,准备继续向下个城市出发。

至于火堆上那半只没有吃掉的兽腿,迟小厉自然不会浪费,将火熄灭后,正想把兽腿收进剑鞘时,一个声音从路对面传来:“嘿,朋友。”

迟小厉回过头,竟是先前“偷窥”少女的男人,提着一个罐头向这边走来。

“什么事?”迟小厉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依依倒是从地龙旁探出脑袋,好奇的转着眼珠。

“你好,我是来自曼哈特的皮尔。”

“哦。”迟小厉仍在整理地龙车,头都没回的应了一句。

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

皮尔扬了扬眉,青年的态度反倒更加激起了他的兴趣,摇了下手中提着的罐头,笑着说道:“两位是准备继续赶路吗?已经烤好的兽腿应该难以保存,不知道能不能跟我换一下?”

他提来的罐头是北边某座城市的特产,利亚仅此一家,价格自然不菲,在商队老板的库藏中都算是上等货,不过被他要来与青年交换,也是付了相应的价钱。

“罐头?我不喜欢。”将绳索系紧,迟小厉这才回过头,上下打量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眼,见他自始至终都噙着笑容,倒也没那么惹人烦,便将兽腿从架子上取下,直接递了过去:“想吃就送给你。”

皮尔有些意外,下意识接过兽腿,却见青年坐上地龙一副要走的样子,连忙放下罐头,招招手:“不不、那怎么好意思——”

“说送你就送你,别这么啰嗦。把手从马车上松开啦,我还急着赶路。”

“啊、不好意思……不过两位是要去卢登堡吗?”

皮尔笑着摸摸头,想要多搭点话,却换来青年毫不留情的一个白眼:“这条官道难道还通往别的地方吗?”

“哈、啊……”皮尔突然语噎,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在心里笑了自己一番,等再回过神儿时,地龙车已经离开数十米了。

坐在车后的少女正在看着这边,与皮尔视线相接时,礼貌的笑了一下。

“突然放松下来,人都变蠢了吗……”

既然知道两人的去向,皮尔也没有去追,提着兽腿回到自己的车队中,递给车队老板后,两手一垫,躺回车上的草堆中。

“真是两个……有趣的人呢……”回想起先前短暂的接触,皮尔扯了扯嘴角。

在见到青年的第一眼,依照长年累月战场磨砺的直觉,皮尔便马上认定对方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或许是出于将士的本能,亦或对利亚的责任感,皮尔有些好奇这个两人组的目的是什么。毕竟瓦伦丁风波才过去一个多月,依然存在不少狂热的拥趸,如果真的遇到一些对皇室不利的阴谋,皮尔不介意顺手解决掉。

不过在短暂接触青年后,皮尔觉得自己似乎想岔了,虽然不知为何好像对自己有所抵触,但对方身上没有明显的恶意,甚至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让过惯军旅生涯的皮尔反倒有些欣赏。

不过除此之外,皮尔还发现了一个意外收获。

“那个女孩竟然是机械族……无论是外貌、神情还是行为动作,几乎和寻常精灵一样啊……现在机械族都这个样子了吗?”

探查气息可以算是剑士必修的技巧,尤其是像皮尔这种千锤百炼锻造的高手,通过对敌人气息的掌握,可以提前预估对方的攻击以及躲避,以至于在无数次洗练后,成为一种本能。

在接近两人时,皮尔对少女并未太在意,顶多只是觉得蛮漂亮,直到临近后才惊然发现,少女竟然没有呼吸!

这种气息无的感觉不是故意收敛所能达到的,在迟疑片刻后,一个猜想诞生于皮尔脑海——也就只有机械族才会产生这种古怪现象。

“一个人族,一个机械族,凑到一起会做什么啊……”皮尔挠挠头,刚好看见车队老板从旁边走过,便轻声叫住他,问道:“穆恩大哥,问你个事儿——卢登堡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事情?不知道您指的是哪方面?”

“那些不同寻常、或者重大的事情。”

老板抬眼想了想,犹豫道:“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哦对了,索菲娅郡主跟随公爵夫人回家省亲好像在近几天……啊,公爵夫人的母亲就住在卢登堡内。”

“索菲娅?玛索?”皮尔眼前很快浮现出一个小姑娘的模样。

许多年前,他曾随父亲一起见过玛索公爵,对那个怯生生躲在老人身后的小姑娘倒是有些印象,现在想来,应该也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大美女了。

“那个……您还是不要直呼郡主大人的名讳……”老板连忙压低声音,神情略显窘迫,明显对这位公子哥的不敬行为有些担心。

皮尔爽朗一笑,也不多解释什么,对老板表示感谢后,重新躺回草堆,只是看着天空在心里想着,那一对怪异的组合会不会与此有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