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有一些生意给他们做,就是卖低级农具法宝,这些法宝的主要材料和普通农具是一样的,只是加了一点点黄级材料来刻画阵法,非常容易损坏。

相对于真正的法宝来说价格低廉,不然村民们也买不起。

当然想做这些生意,就要看他们对这个组织有多忠心了,而评定忠心的标准显然和一季度一次给的贡银数量有关。

还有点很重要的是,李河所说的长老是人族,并不是魔族,不知道这个人族是魔族变的,还是被魔族控制的,又或者连这些长老也是被魔族洗过脑的普通人。这些都须要去他们聚点走上一趟才能知道。

具李河说出的聚点在朱家村附近,也就是程姑娘大伯的婆媳家那边。

这么说来朱家村可能很多人都被洗脑了,不然他们也说不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样的话来。

问清一切后,张洁拿出一张清心符贴在了李河的眉心,本来双眼血红的李河慢慢闭上了眼,一脸的狰狞也变得柔和下来。

没过一会李河就睡了过去,见李河睡熟了,张洁让张云海把人给弄到房间里去后,七皇子也进了那个房间。

张洁才对着李老汉他们说道:“李河应该是被人骗了,李河所说的组织后面有魔族的引子,他们应该是应用人类的贪心,先给一些甜头后,就开始给人洗脑。

然后让他们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做得好地就有奖励,做不好的就什么也得不到,就像李河这样的。

至于卖这些低级法宝,老实说和骗钱也差不多,这些低级法宝非常容易坏,而且就算不坏等里面的灵力用完,就和普通的农具没有差别了,花了几十上百倍的价格买这种东西真的划算吗?

当然之后他们可能还会推出可以帮忙维修冲灵的服务,但一定不是免费的,那个时候大家会发现自己已经不习惯之前那种重体力的劳动,想要偷懒,那能怎么办,就只能出钱去冲灵了。

唯美绽放可人甜心美眉

最后大家会发现虽然使用了好的农具可是对家里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善,还有可能更糟了。”

张洁这些话是对李老汉说的,可是声音却可以传进院内外所有人的耳中。

村民们听了,有些人发现确实如此,而且张洁所说的维修冲灵收费的事,在朱家村就有,只是两年才要冲一次? 大家并没有很在意。

毕竟李家村去年才开始有这种农具的? 对于收费的多少还不是很了解? 可是经张洁这一提醒也知道了此事的严重性。

说白了这是魔族在陪养村民们的惰性? 使村民们变的散漫,而对李河这些人魔族是在陪养他们的贪性,朱家婆媳这种魔族则是陪养他们的慎念。

最终的目的就是让村民的生活被贪慎痴慢所包围,达到把村民转化为魔族的条件? 原本大家都以为魔族怎么也要打下帝月大陆后才有时间做此事的? 没有想到现在就开始了。

想通了一切? 张洁劝告过村民们好好注意一下家中的情况? 又交代李老汉? 李河醒来后就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就离开了。

他们要去朱家村那边的聚点看看。

…………

朱家村外十里亭

“别说这里的风景还真的不错? 这些家伙还真会选地方!”

“这真是青山隐隐水迢迢,秋近时节草未凋。”

“是呀!我们出来快两个月了? 仙门招收弟子都结束了!”

“想家了?”

“有点!”

“我也有点!”满脸胡子的奇特穆尔突然也来这样一句,引得大家齐齐看向他。

他们这一群人中? 就他年龄最大? 这话从别的十几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没什么,从这么一个中年大叔口中说出? 还是说给他们这些孩子听,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再一想? 他们出来才两个月就有点儿想家了,奇特穆尔出来都几年了,会想家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奇哥想要回去看看吗?”奇特穆尔的名字太长了,熟悉后大家就想改个亲近些的称呼,大家都比奇特穆尔小,所以大家就都叫他奇哥了,本来是想叫奇叔的,奇特穆尔不同意表示自己没有那么老。

“有点想,可是我怕我回去后,就不想出来了,我的事还没有办成呢!”

“那要不你买一些东西,写一封信快递给族人,告诉他们你过得很好,要是他们想找你,也可以给你快递一些东西的!”

“快递?”

“这是功德小店的一个服务,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还没有开通!不过有小洁儿在,没开通也可以让他开个特权的。”

“真的可以吗?只是他们怎么找我呀!”

“找你不好找,找小洁儿就行了呀!”

“你把要邮的东西给小洁儿,他会帮你快递到精灵女王那边,然后再叫人送到矮人族那边就好,他们要邮东西给你,也要送到精灵女王那边的功德小店,然后说是给小洁儿,只要有功德小店的地方小洁儿就可以收到别人邮来的东西。我们拍的照片,买的东西都是让小洁儿帮忙邮给家里人得。”

诸葛雯雯很细心地给奇特穆尔进行了讲解,奇特穆尔听了很开心,表示马上就要去写信去。

“奇哥你别急你现在写好也邮不出去,还是先办正事吧!”张云海不得不出面阻止,不然说不定奇特穆尔就跑那里躲起来写信去了。

“额……哈哈哈……我一时太高兴了,走走办正事去。”说着奇特穆尔就向山林中走去。

张云海不得不再次出声阻止:“奇哥你知道地方吗?”

“额……”奇特穆尔有些尴尬地走了回来,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方向感,不然也不会几年还没有走到上京,乖乖地走了回来,等着别人带路。

“李河说他们每次都是晚上在这个亭子处汇合,然后有人带他们去,可是白天来到亭子处,他们想自己去却总是找不到地方。是不是有阵法之类的存在。”

“应该是的,不然这里除了这个亭子也没有别的,山上有什么东西我们一眼就看清楚了,前面的小溪也不是很深,神识一扫就见底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