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哥儿早就已经呆住了,一双眼睛痴痴的看着苏子杭,目不转睛的,生怕自己一眨眼面前的苏子杭就消失了。

苏子杭的心里面同样掀起了惊天巨浪。

过了好半天之后,他才总算是找回来了一丝理智,伸出手:

“怎么了,看见爹爹都不认识了吗?过来让爹爹抱一抱。”

实哥儿当场就呆住了,眼泪夺眶而出。颤颤巍巍的走到了苏子杭的面前,冲他伸出了手。

随后猛然一下扑进了苏子杭的怀中。

苏子杭的怀抱,比他想象之中的更加宽厚结实。

“爹爹……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孩子。”

苏子杭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好样的,一个人从天玄大陆来到了冰原森林,还找到了爹爹和娘亲,爹爹以你为骄傲。”

实哥儿的脸上终于荡漾出了甜甜的笑容。

森女气息清纯美女

虽然这些年来,苏子杭没有陪在他身边长大,可是他一直都把苏子杭当做自己的榜样。

在他的心中,苏子杭永远是最厉害的。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向苏子杭看齐。

涂新月站在边上瞧着他们这副样子,心中也十分的有感触。

倒是另外一边的玄冰师尊就有点风中凌乱了。

他按了按额头,满脸无语的说道:

“之前还以为那小子在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他才二十几岁,哪来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呀?”

如果说之前玄冰师尊还不相信的话,可是在看见实哥儿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办法不相信了。

因为实哥儿跟苏子杭长得实在是太像了,眉眼之间简直一模一样。

就算是有人告诉他实哥儿不是苏子杭的儿子,他都有点不信了。

不过他的心里面虽然好奇,却也知道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苏子杭竟然说了对方是自己的儿子,想必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毕竟从前他也没有想到,苏子杭竟然一早就已经有了妻子,而且还有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好了,既然回来了,就别再门口站着了,进去吧。”

玄冰师尊在一边提醒到。

实哥儿听见对方的声音,都是转过头来,目光落在了玄冰师尊的脸上。

他瞧见了一个格外慈眉善目的老人,满头的头发雪白,就连胡子也是白白的。一双眼睛十分的深邃,布满皱纹的脸,笑起来却非常温和。

实哥儿对玄冰师尊非常的有好感,就听见边上的苏子杭向他介绍:

“这是爹爹的师尊,你可以叫他太师傅。”

实哥儿微微一愣,似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连忙掀开了自己的衣服,一本正经地朝着玄冰师尊跪了下来。

随后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拜见太师傅。我是爹爹的儿子,你叫我实哥儿就可以了。”

玄冰师尊点了点头,脸上顿时乐开了花,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你这个小子跟你爹不同,很懂事。”

说着他从袖口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来,放在了实哥儿的手里。

“看你这个样子,应该也是懂得如何修炼灵力的。既然如此,这样东西就送给你了,当做你的小玩具,也当做太师傅第一次见你送你的见面礼。”

实哥儿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掌心,有一把小宝剑静静的躺在他的掌心之中。

他稍微运用了一下灵力,注入到这小宝箭之中后发现小宝箭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了一柄十分璀璨的宝剑。

实哥儿的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目光,虽然他还不认识冰原森林上面的各种宝物。但是这小宝剑一看就知道,不是俗物,肯定价值连城。

他有些不敢收,连忙看下了苏子杭。

苏子杭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笑容,若有所思的看着玄冰师尊。

“师傅,你老人家可真是偏心呀,这东西我让你教给我。你不知道找了多少借口推辞,没想到现在见他的第一眼,就把这东西交给他了。”

玄冰师尊摸了摸胡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这个小子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可是一点礼貌都没有,我要是能把这东西交给你才怪了。”

苏子杭的嘴角无奈的抽搐了两下。

没想到当年的事情,玄冰师尊竟然能够记到现在。当初他也是没认出玄冰师尊的身份,再加上那个时候玄冰师尊一双眼睛发光的盯着他。强烈的引起了他的不适,所以当时他对玄冰师尊并没有多少好感。

可是当后面玄冰师尊成为他的师傅之后,他对玄冰师尊还是十分尊敬的。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记着这些陈年往事,而且现在还拿出来说。

苏子杭有些无奈,随后摸了摸实哥儿的头:

“既然太师傅给你了,你就放心的收下吧。在你找到自己的本命武器之前,这是一件非常好的武器,能够帮助你更加快速的成长起来。”

听了苏子杭的话之后,实哥儿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我听爹爹的。”

说着又转头看向玄冰师尊:“谢谢太师傅,我一定会好好保管这个的。”

“既然送给你当见面礼了,这就是你的东西了。不管你是自己保管还是把它送给别人,我都没有意见。”

玄冰师尊摸了摸胡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实哥儿。

不得不说,苏子杭的这一双儿女是极为有天赋的。

不仅雪溪是修炼的天才,就连面前的实哥儿,也极具修炼的天赋。

他后来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急匆匆的收苏子杭为关门弟子。要是在晚了几十年的话,他一定把这两个孩子收做自己的徒弟。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他们是苏子杭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徒孙。就算是他们不认自己为师父,自己也可以指导他们。

“对了,我可以见一见妹妹吗?”

实哥儿心心念念惦记的雪溪转过头去,微笑着看向涂新月:

“来了之后我还没见过雪溪呢,不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样子。”

涂新月知道实哥儿一路上都对这个妹妹心心念念的,嘴上也没有说什么,笑着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你妹妹还小在里面睡觉呢,先给我进房去吧,我带你去看看她。”

说着,就拉着实哥儿的时候进了紫竹林。

原本苏子杭也想要跟上去的,只不过这个时候属下去匆匆过来禀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