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新月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以后行事作风一定要更加小心一点。绝对不能和以前一样莽莽撞撞,让别人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御灵之力。

否则的话,到时候她很有可能成为整个冰原森林上面的公敌。

想到这里,涂新月的目光落在了半妖的脸上。

“这段时间之内,卡地亚学院应该会戒严,想要把莱恩救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耐心等待一段时间,等到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自然会和你联系的。”

半妖听完了之后,认真的点了点头,而后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今天来找你之前,我已经在心底里面默默的打算好了。既然来找了你,从今往后,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你的。我会无条件的服从你的安排,只要你能够帮我把莱恩叔叔给救出来。”

涂新月点了点头,如果半妖能够这么想的话,那他们之间的沟通就会轻松很多了。

“你放心,我今天只是来通知你一下,让你的心底里面有个底,从今以后,我会把你当做我的朋友,而不是敌人。事情已经说完了,现在我也应该走了,一直留在这里的话会给你造成困扰的。”

说完这句话,半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不得涂新月反应过来,她就直接一个转身消失在了涂新月的面前。涂新月只见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随后半妖的身影就消失了。

涂新月忍不住上前两步,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意外。

“好神奇呀,这到底是什么法术能够凭空消失在别人的面前?”

“这是精灵族特有的法术,时空的扭转之力。所以精灵族在逃命上面来说比人类可要强上许多,想要抓住精灵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苏子杭在涂新月的身后若有所思的说道。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

“你既然已经决定加入审判撕了,那么也应该跟我去了解一下关于审判司事情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去见左右护法吗?”

“不用。”

苏子杭伸出手来,掌心之中直接浮现出了一本秘籍,随后那本秘籍落在了涂新月的手中。涂新月翻开看了一下,发现里面讲的都是关于审判司的事情,以及待在里面的注意事项。

随手翻了一下之后,涂新月的脸上就露出了意外的笑容,随后有些惊喜的看向了苏子杭。

“我就知道你什么东西都有。”

“这是审判司内部之中的书籍,本来是无法向外面传月的,我看了一遍之后,就把这书给默写了下来。你简单的看一看吧。”

涂新月点了点头,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面他什么都没有做。

光是坐在房间里面翻看着苏子杭给他的这本书,看完了这本书之后,涂新月才大概的了解了审判司的结构。

之前,她一直以为苏子杭在审判司里面是很厉害的。身为圣女的海棠在审判司里面也应该是核心人物,可是看了这本书之后,涂新月才知道,原来完不是这样。

在审判师之中,不仅有左右护法,还有圣女以及身为审判司大人的苏子杭。他们两个人,都是代表审判司的高层向外面传达审判司的意思的。

比如说,苏子杭如果审判司的高层上面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苏子杭就会作为执行者替他们前去执行。

苏子杭身为审判司的大人,也算是刚刚进入审判,只不过对方的修为突飞猛进,已经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取得了很大的威望。

现在审判司里面很多人都听苏子杭的话,绝对不会跟他作对。

而在审判司的高层中含有七大长老,那七大长老平常根本就不轻易露面。一般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身处在何方,只有在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七大长老才会出现。

在七大长老的上面更有一位门主。

这位门主就是统领审判司的人。

谁也不知道这位门主是谁,在这本书里面所介绍的这位门主十分的神秘,从来不轻易在别人的面前露面。传达任何的消息,都是通过七大长老。

在冰原森林上面,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位门主长得什么样子。也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的面,就连七大长老也未必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

把书本大概翻过了一遍之后,涂新月将书倒扣在了桌面上面。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么说起来,这审判司还挺神秘的,难道当初?屠杀精灵族的事情就是审判司的这位门主吩咐下来的吗?”

苏子杭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已经太久远了。发生的时候,就连我也未曾来到冰原森林上面,所以我对这件事情了解的并不多。在本门之中的书籍内也未曾有过任何一本书,记载过这件事情。”

苏子杭为了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曾经翻遍了审判司里面所有的书籍。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不管是哪本书,哪怕是一个角落里,都没有关于精灵族的只字片语。

他不相信审判司和这件事情无关,也更加的肯定,只有审判是做贼心虚才会如此在乎这件事情,想要牢牢的将这件事情给掩埋下去。

“你把这里面注意的事情都给记下来,得罪了海棠倒是无所谓,只不过你要记住,七大长老是我们不能够得罪的。最起码是现在的我们,不能够得罪的。”

涂新月听完了之后,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意外,随后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了苏子杭的脸上,好奇的问道。

“我一直都知道你的修为很强,若是你的修为跟审判司的那七大长老比起来。到底是你厉害还是他们厉害?”

苏子杭摇了摇头。

“我从未跟他们面对面的单打独斗过,若是真的比起来。也不知道是谁更加厉害。”

不过,他能够肯定的是,就算是自己能够在七大长老的手下脱身,可是有了涂新月之后,想要带着涂新月一起逃之夭夭,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面前涂新月那天真的脸蛋,苏子杭并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以免增加涂新月的负担,而是默默的将此事给吞进了肚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