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顺平到了外面给夏冬阳打电话,自然,这时候夏冬阳的电话无法接通,执行任务中,他们都换了另外特有的通讯方式。

无奈之下,曾顺平只得任由赵雪妍留下来,既然赵雪妍不走,他也就不用再在外围保护了,直接就住在赵雪妍二人的房间隔壁。

曾顺平也没有多打扰赵雪妍二人,只是叮嘱有什么事,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这便回了房间。

房中,赵雪妍当先对虞霏说道:“霏霏,按照我们之前的商量,明天一早我就送去车站,先回江阳,车站中会有人护送的。”

虞霏一怔,想不到赵雪妍会有这样的安排,之前并没有听赵雪妍提及啊。

她心头意识到什么,担忧的说道:“雪妍,现在是比很多男人都强,但这次要面对的实在太危险了,还是听夏冬阳的话,我们一起回去吧!”

赵雪妍摇了摇头,说道:“我和冬阳已经离婚了,但对方仍旧咬着不放,这样逃避的话,对我,对夏冬阳,都是一种无法祛除的危害,要想将这些全部摈除,只有将那些潜在危险给引出来,而后一网打尽。”

虞霏听得心头更是惊骇,想不到赵雪妍会有这样的魄力,这完全是拿自己当诱饵,以图解决夏冬阳的后顾之忧。

这哪里是不爱,这分明就是已经爱到骨髓,爱到了灵魂深处!

感叹之余,虞霏也是有些不解,问道:“雪妍,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和夏冬阳离婚,难道到了现在,还不愿告诉我原因吗?”

这段时间,虞霏一直陪伴在赵雪妍身边,但早已经是满腹的疑问了,现在,她知道了赵雪妍留下的原因,明天她就要回去了,她不能不问了。

虞霏这段时间的默默陪伴,赵雪妍内心感动不已,庆幸在心情最为沉重难过的时候,有这样一位姐妹,放下工作,不要任何理由的陪伴。

犹如初恋般的纯情妹子

同时,她内心也十分的歉疚,虞霏不欠她什么,相反,这些年过来,一直都是虞霏在帮助她,陪伴她,要说欠,她亏欠虞霏的太多了。

于是便将自己无法怀孕的情况,说给了虞霏听。

虞霏听后,心头惊骇不已,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原因,连忙问道:“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别的医治解决方法吗?”

赵雪妍极其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自从知道自己不能怀孕,甚至连试管婴儿都不能做时,她度过绝望的那一段时间后,也是查阅了多方的资料,最后更是只剩下绝望,若非是这样,她也不会毅然提出离婚,而后从夏冬阳身边离开。

得知这些后,虞霏更是体会理解到,赵雪妍对夏冬阳的爱,那种苦求终得,却又不得不离开的心情,是何等的难,何等的苦涩!

想到这些,虞霏不禁紧紧的握着赵雪妍的手,她只希望自己的陪伴,能够给闺蜜苦涩的心理,多一些甜蜜温暖,哪怕是一丝!

赵雪妍能感觉到虞霏的真心,勉力的一笑,说道:“霏霏,没事的,这就是我的命吧!”

赵雪妍也早就是江阳商界的名人,甚至在省城都有一些名声了,完全就是成功人士,众多年轻人羡慕的对象,可正如有句话所说的,在羡慕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此刻,赵雪妍的心情就是这样,她宁愿自己只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女人,没有公司,不是总裁,只愿父母还健在,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能有爱情的结晶,哪怕每天早出晚归的为了生活工作,可这些对于赵雪妍来说,都已然是奢望了。

虞霏哪能听不出赵雪妍语气中的绝望与颓然,连忙安抚道:“雪妍,千万不要这样想,没有孩子固然遗憾,但和夏冬阳的爱还在,我觉得应该和夏冬阳商量沟通,和夏冬阳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我相信夏冬阳不会介意这个的,我更相信们之间的爱,可以超越这些的!”

赵雪妍却是摇头道:“他是不介意,可是我介意,我自己已经不能拥有孩子了,我不能自私的连冬阳当爸爸的权益也给剥夺了,那我如何对得起冬阳的父母,夏家的先辈。”

这番话或许在一些年轻人的眼中,觉得十分的迂腐陈旧,但传宗接代,就是大夏几千年来形成的思想,赵雪妍无法抛开这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也不愿用感情束缚着夏冬阳,让夏冬阳为自己改变。

虞霏暗叹了一口气,细细想来,若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只怕也会和赵雪妍如此。

她心头怜惜赵雪妍不已,要知道,赵雪妍现在已然是孑然一身了,好不容易有夏冬阳这个依靠了,却又遭遇这样的悲剧,她只觉上天对赵雪妍实在太狠心,太残忍了,一时间,双眼禁不住发热了,她只好伸手将赵雪妍抱着,希望自己的体温,可以温暖赵雪妍被冰冷残忍现实,伤得支离破碎的心。

赵雪妍却是没有哭了,她眼泪早就几乎要流干了,泪腺都麻木了,支撑着她的是与夏冬阳美好的一幕幕回忆,以及为夏冬阳尽力斩除后顾之忧的心。

虞霏呢,越发的想着,哭是越发的收不住,抱着赵雪妍的手,也是不自禁的越来越紧,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希望能将自己的一些分一半给赵雪妍,但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不过,她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继而轻轻推开赵雪妍,说道:“雪妍,要不我给和夏冬阳代孕吧!”

赵雪妍一听,面色瞬间剧变,断然拒绝道:“不行,绝对不行,霏霏,千万不要再有这样的念头了!”

的确,目前赵雪妍与夏冬阳要想有孩子的话,唯有的方法就是代孕,可二人都绝不赞同这个方法,否则也不会发展成现在的情形,更别说还让虞霏代孕了。

虞霏是个未婚的女子,一旦代孕的话,对以后她的人生必然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还如何嫁人?

虞霏的家人更不会答应,抛开这些不谈,代孕在大夏本就还不被传统思想接受,总之,赵雪妍绝不会让虞霏这样做,她相信夏冬阳也绝不会答应。